Product classification

产品中心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产品描述

  其釉色可谓五彩缤纷,晶莹夺目,被誉之为人造宝石,是瓷都四大传统名瓷之一。颜色釉瓷是指在釉中掺入不同金属氧化物和天然矿石为着色剂,施在瓷器的胚胎上,再将胚胎高温焙烧,烧成后呈现不同颜色的瓷器。

  “入窑一色,出窑万彩”便是最好的写照且整个制作过程中配釉、施釉、烧制须由同一人完成任何一个环节另换他人效果都会大相径庭颜色釉,此外还与釉料的组成,料度大小,烧制温度以及烧制气氛有着密切的关系,由于窑变的不确定性,每件颜色釉瓷都是独一无二的孤品、绝品!

  瓷上色釉,源于商代陶器黄釉,汉末晋初,创青釉瓷器,到唐代,则又创造了以黄、紫、绿为主的三彩,到了明代,便有了钩红、祭红、郎窑红、等名贵色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景德镇的颜色釉获得新生,迅速得以恢复和发展,国家定点生产颜色釉瓷的老厂瓷等,汇集身怀绝技颜色釉老艺人,传承创新,使颜色釉的釉色、种类、造型都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釉是覆盖在陶瓷制品表面的无色或有色的玻璃质薄层,不同的釉有不同的颜色,釉的颜色就称为釉色 ,瓷器的釉彩开始比较单一,随着瓷业的发展与科技进步,由开始的一种釉彩的素瓷发展到多种釉彩的彩瓷,接下来我们来一起欣赏不同色釉工艺的魅力吧!

  郎红釉瓷,产于清朝督陶官郎廷极所督烧的郎窑,为我国名贵的传统红釉之一,也被称为“郎窑红”,郎红与美人醉釉又称粉红釉、孩儿脸釉、 豇豆红釉、桃花片釉等十分相近,初创于明代,清代有很大发展。康熙时代的红釉非常有名,最有名的就是郎窑红。宫廷派下去的督窑官。郎廷极当时对红釉痴迷,经过反复实验烧造出来一种带有玻璃质感的,浓重鲜红的一种瓷器,以他的名字命名,叫郎窑红。

  邓希平从事景德镇传统颜色釉研究开发三十六年,先后创造新型颜色釉30多种,其中郎红颜色釉做的最为出色,并创作了许多郎红釉艺术珍品,在国内外频频获奖,并被著名的博物馆收藏。

  又称鲜红釉、宝石红釉、霁红釉、积红釉、醉红釉,是一种极为名贵的颜色釉。霁红创烧于明早期,因作为皇帝御用,霁红其釉面特点是红不刺目,鲜而不过,釉面不流,裂纹不出。它的别名繁多,有“霁红”,有称“鸡红”或“极红”,其实都是一个品种。

  如五十年代苏联搞“社会主义大家庭技术协作”时,其中苏联、民主德国、波兰、捷克等国专家从中国学会了配制“霁红”的工艺,可是他们回国试烧是无论如何也烧是无论如何也烧不出合格的“霁红”,并非配方是假的,而是他们用火的艺术还没掌握也好而致。今天“霁红”仍有不少新的研究课题有待人们去研究解决。

  霁蓝釉创烧于元代的景德镇,是元代的名贵品种,瓷器釉色名。中国传统制瓷工艺的珍品。又称“积蓝釉”、“祭蓝釉”、“霁青釉”。明、清蓝釉习称“霁蓝”,一种高温石灰碱釉。其生坯施釉,1280~1300℃高温下一次烧成。色泽深沉,釉面不流不裂,色调浓淡均匀,呈色较稳定。其釉色蓝如深海,釉面匀净,呈色稳定,后人称其为“霁青”

  茶叶末釉始烧于唐代,唐宋时期,就有的北方的瓷窑就很容易烧造出这种颜色。到了雍正以后,它变成了一种主动的追求。茶叶末釉又叫厂官釉。美学的追求到这个层面,到茶叶末釉的一个层面上,它是一个非常含蓄的层面。

  以氧化铁为呈色剂,经1200℃—1300℃之间高温还原焰烧制而成。釉面呈失透状,釉色黄绿掺杂似茶叶细末,绿者称茶,黄者称末,古朴清丽,耐人寻味。深沉凝重,极具古意。雍正,乾隆两朝最为所重,成为宫廷秘釉,仅供皇室珍赏。

  炉钧为景德镇在清雍正年间仿钧窑而烧出的一种低温釉,指在坯体上施两次含铁钴呈色元素的釉料,放烘炉中烧成蓝紫相间与斑驳淋漓的色釉。烧制的方法是先以高温烧成瓷胎,挂釉后在低温炉中第二次烧成,因史籍有载:炉钧一种,乃炉中所烧,故名‘炉钧。炉钧釉瓷器最大的特色,是在釉面上有不同程度的垂流效果,而这种效果的形成最初也是出乎意料的。

  窑变釉,顾名思义,是器物在烧成过程中出现了意想不到的釉色效果。由于窑中含有多种呈色元素,经氧化或还原作用,瓷器在出窑后可能呈现出意外的釉色效果。因由窑变釉出现出于偶然,形态特别,人们又不知其原理,只知于窑内焙烧过程变化而得,故称之为“窑变釉”,俗语有“窑变无双”,就是指窑变釉的变化莫测,独一无二。

  高温颜色釉是一种高温锻造下形成炫目多彩色泽的陶瓷釉色,可谓是五彩斑斓,晶莹夺目,被誉为人造宝石。在古代只有皇帝御派督陶官才有此秘方,历来都属贡品,作为国宾瓷送给外国总统,首相等政界要人。

  高温颜色釉成型难度极高,十个陶坯一起放入1380摄氏度以上的炉火中,一般仅有2个到3个成品能够完整地出炉成功率仅有20%,最高也不过50%。这里有两个重要因素,第一,在1380摄氏度的高温之下,很多绘好色釉的陶坯容易发生断裂的情况:第二,色釉经过窑变之后,最终的结果难以受人为控制有时候烧制出来的效果与创作意图相佐,便只好把其当做废品打烂。所以想出一件高温颜色釉精品可能就需要一代甚至几代老师的努力才能完成。

  正是由于高温颜色釉有着无与伦比的迷人魅力,同时它因为独特的材质可以千年不腐,因而收藏地位十分尊贵。

  但是作为国家工艺美术大师的宁勤征老师不仅止步于此,更是将高温色釉推向了新的高度,独创高温色釉装饰画法,直接用极难把控的高温颜色釉绘画,使作品达到浑然一体的效果,这一壮举不仅推动了瓷器界对工艺认识和对瓷器材质的把握,更是开创了高温颜色釉绘画的新的天地,影响了整个时代!

  高温颜色釉作为景德镇瓷器中“最富神秘色彩的艺术品”,早就曾被当成“国礼”,受到了世界的广泛关注:日本、法国等国的收藏家竞相收藏,还有人认为,高温颜色釉是融合了中国传统艺术符号和西方抽象艺术的存在,因此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情趣。

  高温色釉中西结合,既有东方雅韵又有西方古典气息,真正做到迎合世界各地人们的口味,可谓是难得一遇的鉴赏瑰宝

  高温颜色釉是在1300多度的熊熊窑火中诞生的艺术品,10个陶杯一起放入1300度以上的炉火时,一般仅有2到3个成品,有时甚至连一个成品都没有,他的稀缺程度就奠定了它只能被少部分人拥有,再加上颜色釉工艺濒临失传,景德镇仅少数家族秘传及大师,从业人数极少,这也注定了它贵族的血统

  如果说粉彩是皇家富贵的彰显,颜色釉瓷器则有高雅文士的气质,当追捧清三代官窑瓷之风一吹而过之后,颜色釉瓷器则在波澜不惊之中成为拍场“宠儿”。

  纵观今古,时代的进步造就了更多能能工巧匠的诞生,工艺提升造就了卓越的品质,现代陶瓷艺术品将具备更高的工艺水平和更优秀的材料,更是有着现代工艺美术大师的加持,高温颜色领军人物宁勤征、李菊生等老师作品在国际上大放异彩,相信未来颜色釉也将成为收藏界的一颗明珠大放异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其他产品
cache
Processed in 0.007971 Second.